全国爱眼日丨近视手术治疗方式的选择及安全性 - 齐鲁话健康 - 山东大学齐鲁医院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齐鲁话健康

全国爱眼日丨近视手术治疗方式的选择及安全性

时间:2022-06-09 14:42:59 发布单位:

近视治疗包括非手术治疗和手术治疗。非手术治疗包括框架眼镜及角膜接触镜(软性及硬性角膜接触镜)的佩戴,已为大众所熟知。手术治疗包括角膜激光手术及人工晶体植入术等,存在一定的手术风险性。手术治疗一般要求年龄在18-50岁之间,近两年近视稳定,且眼部健康。很多年轻人虽已满18岁,但因为环境、学习等原因部分人仍会有近视偏移,因此除了年龄因素是一方面外,近两年近视度数稳定是首先考虑的手术适应症,以免发生所谓的“回退”。

一、角膜激光束

角膜激光手术主要是通过改变角膜曲率来矫正近视(如下图),目前已经开展了30年。据《柳叶刀》杂志的2019年的一篇报道认为该手术是目前相比较安全和有效的手术,尤其是对于低度到中度近视患者。自2008年以来有约100项研究表明99.5%的近视激光手术患者术后裸眼视力均能达到0.5以上,98.8%的患者对术后效果满意。

1.有哪些风险性或并发症

常见的并发症主要是:

(1)干眼:人工泪液可以缓解症状,一般在3-6个月能够症状消失;

(2)暂时性的视觉上的异常:如眩光等,一般这种异常出现在少数人群,且绝大多数都能够得到解决;

(3)眼红:通常这种症状会在一个月内消失;

(4)欠矫或过矫:可通过后期解决。

之前被认为最严重的导致视力损害的术后并发症如角膜膨隆或感染,发生率极其少见。

2.可能会增加术后风险性的情况

(1)自身免疫病如风湿性关节炎等;

(2)免疫系统功能低下如服用免疫抑制药或者HIV感染;

(3)持续的严重干眼症;

(4)药物、激素水平变化、怀孕、哺乳期或者年龄等导致的视力改变;

(5)导致角膜变薄的眼病或者有家族史;

(6)瞳孔大或者薄角膜;

(7)年龄相关性眼部改变引起的视力下降。

3.角膜激光手术方式有哪些

目前手术方式主要为飞秒辅助的LASIK、SMILE及表层手术(PRK、LASEK等)。

4.这几种手术有何不同

(1)LASIK(俗称“半飞秒”):

通过预先制作角膜瓣,再进行角膜板层的切削。该手术术后恢复快、较轻的基质炎症反应及减少haze的形成。早先角膜瓣的制作是由板层刀完成,而目前则由飞秒激光辅助制瓣完成LASIK手术,被俗称为“半飞秒”(其实该称呼并不准确,应该称为飞秒辅助的LASIK),手术较前更加安全,且能够改善术后效果、减少并发症并能获得更好的生物力学稳定性。

(2)SMILE(俗称“全飞秒”):

伴随着飞秒激光技术的发展,角膜基质透镜取出术是目前较新的无瓣角膜激光手术。通过制作非常小的切口(2-3mm),将飞秒激光制作的角膜基质透镜分离后取出。相较于LASIK,SMILE有切口小、减少术后干眼、较低的激光能量需求、减少角膜炎症及基质细胞损伤以及较小的负压吸引等优势。但也有很多报道发现SMILE术后的视力恢复速度要慢于LASIK。不管怎样,大多数研究认为,SMILE手术对于中度以下近视(<-5.0D)及轻度散光(<-2.0D)的患者的安全性及效果较好。

(3)表层手术(PRK、LASEK等):

表层手术主要适用于中低度近视或者因角膜相对较薄无法行LASIK手术的高度近视患者。该手术通过先去除角膜上皮(20%酒精或者激光去除),然后应用准分子激光切削角膜基质。不同于LASIK,无需制作角膜瓣,并且可以保留更多的角膜基质厚度。但是,这种手术需要去除角膜Bowman层及基质细胞分布较多的前部角膜基质,易导致角膜瘢痕或永久性haze的产生。因为角膜上皮层的修复需要时间,术后视力恢复慢,且恢复期间可能会有疼痛及视力波动的发生。虽然最终恢复效果类似于LASIK,但是角膜haze的发生率却大于LASIK。

二、眼内晶体植入术

对于有角膜激光手术禁忌症或者角膜激光手术无法有效治疗的患者,可以选择眼内晶体植入术矫正近视。目前有两种矫正方案:人工晶体植入术(保留自身晶状体,植入人工晶体;图A);屈光晶体置换术(切除自身晶状体,植入人工晶体;图B)。

图A

图B

近视手术方式的区别及优劣势比较

手术方法

适应症

优势

风险性及缺点

表层手术(包括PRKLASEK等)

去除角膜上皮后切削角膜表层基质

近视、远视、散光

技术简单、无瓣、尤其适用于薄角膜

术后恢复期不适感强烈、恢复时间长、角膜haze风险大(与近视度数呈正相关性)

LASIK

制作角膜瓣,切削瓣下角膜基质后复位角膜瓣

近视、远视、散光及老视

恢复速度快、组织反应轻及较少的不适感

可能的角膜瓣相关并发症

SMILE

飞秒激光切削,微小切口取出角膜基质透镜

近视、散光;远视待评估

较少干眼发生、无瓣、保留前部角膜组织的结构和形态、反应轻及较少的不适感

技术要求高,不推荐高度近视及高度散光患者

人工晶体植入术

保留自身晶状体的同时植入人工晶体

近视、散光

不切削角膜、小的创口、恢复快

眼内炎、白内障、眼内压增高及角膜内皮丢失的风险性大

屈光晶体置换术

去除自身晶状体,植入后房型人工晶体

近视、远视、散光、老视

矫正高度屈光不正、对老视治疗有效

眼内炎、视网膜脱离等风险性大

图片来源自网络

参考文献

Tae-Im Kim,Jorge L Alió Del Barrio,Mark Wilkins,Beatrice Cochener,Marcus Ang. Refractive surgery. Lancet2019;393(10185):2085-2098.

作者简介

庞鵾鹏,山东大学齐鲁医院眼科主任助理、副主任医师,美国哈佛医学院麻省眼耳鼻喉医院眼科学博士后,2021年参加哈佛大学本科生Mentoring Workshop被认证为哈佛大学本科生科研指导老师。擅长近视激光手术(飞秒激光、准分子激光)、眼内人工晶体植入术、角膜病、白内障、干眼症、眼外伤等眼病的预防及诊疗。主持并参与国家自然科学基金2项,省部级课题1项,国家科技部重点专项1项,发表论文26篇,其中SCI收录21篇,获得山东省科技厅科技成果2等奖1项,并荣获2015美国视觉与眼科研究学会ARVO Travel Grant。兼任The Ocular Surface、Acta Biomaterialia、Journal of Cellular Physiology、Xenotransplantation、Scientific Reports等杂志审稿人。同时兼任中国医师协会眼科分会青年委员、山东省医学会眼科分会眼视光学组委员、中国微循环学会眼微循环专业委员会眼屈光学组委员、海峡两岸医药卫生交流协会眼科学专委会眼表与泪液疾病学组青年委员、山东省研究型医院协会杰出青年学者分会委员。

【来源:眼科 责编:崔子昂 李小诗 审核:刘艳】